欢迎访问: 网络营销教程网  - 少年不可欺”如何在48小时之内引爆中国社交网络
现在所在的位置: 返回首页〉 > 网络新闻 > 正文
2014年12月3日 ⁄ yuewei ⁄ 评论数 0+ ⁄ 被围观 +

 

 

 

  少年不可欺”如何在48小时之内引爆中国社交网络

  

 

  11月29日和30日两天,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最红的是一个“19岁的少年”和他的热气球。

  11月29日,一个号称“新青年艺术团队”的微信公众号NIKOEDWARDS发布了一篇名为《少年不可欺》的文章。文中的男主角叫做Niko,是一位“19岁的普通少年”,他和他的团队在9月8日用气球将相机和GPS送上空中,并成功地拍下了地球的样子。

  随后Niko用文字、截图和录音记录等多种方式,和大家解释了互联网公司优酷的制作人是如何一步步地“诱导”Niko分享拍摄方法,并如法炮制了一个相同的创意用在了陌陌的商业广告宣传片上,并给出了该视频在腾讯视频上的链接。他还特意指出,他们是“亚洲首次拍摄地球的学生”。

  Niko表示,陌陌视频中学习利用气球悬挂相机、拍摄地球照片的方法甚至是团队中若干队员的描述都是完全抄袭自己当时所分享的想法,并在视频中照搬了自己所拍摄的地球图片。文末,Niko很愤怒地说:“如果一个时代的少年,都因为有这样的抄袭任意崎岖存在,还有谁敢于创作,还有谁敢来为这个时代去创造、去担当。”

  这篇文章在第二天(11月30日)中午11点9分被@NIKOEDWARDS从微信公众平台又转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微博平台相比微信更为开放,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看到这篇文章,此外“大公司抄袭少年创意”、“优酷”、“陌陌”等一系列关键词也让这篇文章在社交平台刹那间如病毒般蔓延开来。

  第一波: 有些时候往往感同身受的原创作者们是首先力挺Niko的群体。文章发出一小时内,《罗小黑战记》作者@MTJJ和青年作者@张皓宸分别转发这条微博,表示自己也有过被抄袭的经历。

  

 

  第二波: 由于这些原创作者们本身已有几十万粉丝,转发后事态开始升温发酵。两小时后,网络红人@留几手和暴走漫画主编@王尼玛也纷纷加入声讨优酷和陌陌的阵营中。比如:

  

 

  接下来就是习惯性人肉搜索,中国网民的力量是伟大的,很快Niko口中的优酷制片人王某就被挖出来了……

  

 

  于是事情开始朝着一边倒的谩骂的方向发展了:

  

 

  第三波: 下午1点50分至两点,事件中的两大互联网公司优酷土豆和陌陌科技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分别贴出了对此次的公示。其中陌陌已经将该视频从所有视频网站上撤下,并作出道歉。 优酷的:

  

 

  @陌陌科技的:

  

 

  第四波: 接下来是一波峰回路转,它又一次教导我们:别在网络上跟着别人一边倒地骂人。因为在两大公司道歉以后,若干聪明且记忆力好的围观群众跳出来表示,Niko本身也是一个抄袭者!下午两点,之后群众们纷纷翻出曾看到过的“用气球拍摄地球”的案例,结果大家一对比,发现给地球拍照的人还真不少。并且Niko显然也不是自己说的“亚洲首次”,这不,还有日本的:

  

 

  舆论反转 这让原本对“弱势”少年充满同情的舆论一下子反转过来了,之前支持Niko的人又反过来指责他也是抄袭别人创意在先。

  一名接近此次事件的人解释了事件的大致来龙去脉。

  

 

  优酷制片人王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确实参与这件事情,但具体回应等公司出律师函。

  11月30日晚上9点34分,优酷在微博上表示,专门负责此事的副总裁给Niko打电话发短信,但都未能联系到本人。昨晚9点,优酷在官方微博“呼唤少年”:

  

 

  随后,在今晨零点左右,NIKO发布回应“请给我们时间”,应对外界的“炒作”质疑:

  请给我们时间 请放下你们所有的偏见 请不要拿起利益来相互攻击诋毁 我们年少 突然所经历的这些 莫过于是彗星撞地 有的人理解 也有的人开始质疑 这对于我们是很艰难的一天 我们没有沉默 也没有在逃避 这是我们该去面对的 也感谢 支持理解我们 给予我们时间来回应的所有人 即使我们跌倒 也愿你们梦仍存心

  总结 这件事不难让人回想起今年双十一期间的类似故事:设计师吉承状告阿里巴巴全体员工着装羽毛T恤是山寨她的设计。公众舆论普遍在面对“恃强凌弱”事件时会站在弱势的一方,但当其中的很多人最后看到吉承的羽毛T恤也是“借鉴”其他设计师的风格以后,最终尴尬地选择了沉默。

  “Niko”文中所提到的一句话,最能解释他们自己的动机:

  

 

  但此次事件之后,这篇《少年不可欺》已得到超过10万的微信阅读量,微博转发近10万,评论13万——从这个结果看,Niko干得也不赖。

  尽管并非首创,甚至也不是其所宣称的亚洲首创,Niko的劳动还是值得尊重。但问题在于,一个本应通过协商途径解决的问题,最终又是以“网络爆红”、其中不乏对当事者的人身攻击的方式解决问题——它肯定不是互联网舆论的一个好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