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网络营销教程网  - [微新闻]020时代,”三个热点“便利店如何拥抱电商
现在所在的位置: 返回首页〉 > 电商应用 > 正文
2014年10月5日 ⁄ yuewei ⁄ 评论数 0+ ⁄ 被围观 +

 

 

 

 

 

  c  

 

  提起便利店,很多人首先会想到7-ELEVEN,两个数字的本意是开结业时间,现在24小时营业已是惯例。多年来,便利店正是靠着“便利”两个字,以时间(24小时)、地点(靠近社区、写字楼)的优势,以及比大卖场迅捷得多的商品快速调整机制,变成顾客生活空间的一部分。

  便利店就像一个魔方,在会玩的人手中,可以配合这个时代变幻出各种新模样。在文学名著《变形记》的结尾,卡夫卡为主人公安排的命运是众叛亲离,但便利店的“变形记”,不过是重新诠释了7-ELEVEN日方创始人铃木敏文的那句名言:“所有人走进店铺,看到的都是既有的商品,而新的需求就潜伏在店外。”

  找“盟友”卖服务

  如果你不能拒绝,那就学着去接受和融合。

  在电商眼中,便利店无疑是难得的好伙伴。首先,两者的客户群有重叠。其次,“社区服务会占到服务结构中很大一块,所谓社区服务就是找到离消费者最近的那个人。对于便利店,消费者感觉更多的,是那种人文关怀和近距离感。”天猫物流事业部总经理龚涛表示。事实上,代收包裹也是便利店差异化竞争的需要。

  电商好比空军,零售业好比陆军,两种不同业态融合并非易事,这是一项庞杂的系统工程。

  试水阶段,几乎每家便利店都碰到过啼笑皆非的事。一次,喜士多一家门店收到天猫寄过来的一盆植物。“我们傻掉了,害怕植物会死掉。我就打电话给天猫(的人)说,拜托,讲好了没有这个的,要屏蔽掉。”林强说到此,吐吐舌头,仿佛这盆令人头疼的植物还在那里。

  双方的磨合,远比照看一株植物复杂得多。分歧也在所难免。

  用“暗器”卖个性

  尽管各路电商来头不小,但不是所有便利店都动心。成都红旗连锁便利店对这项业务就不是很买账。

  据介绍,红旗连锁跟天猫有过几次商谈,但都没有达成合作。红旗连锁副总熊健直言不讳地说,主要原因是佣金太少,“我帮你解决落地问题,你只给我人力成本都达不到的钱,那我为什么要做?任何事情它都要有个平衡点。”但他不排除日后与天猫合作的可能。

  打开网络地图搜索成都的便利店,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掉一身鸡皮疙瘩。现在,成都市同时拥有本土的红旗连锁、舞东风、WOWO、互惠,以及外来大鳄全家、7-ELEVEN等多家便利店品牌,但这里的霸主是看上去有点“土”的红旗连锁。“秘籍”正是增值服务。

  作为最早在四川开展增值服务的便利店,红旗连锁的服务项目林林总总:除了最能体现“便利”的各种缴费,还代售汽车票、火车票、飞机票、演唱会票、电影票……而且几乎每个月都有新项目推出。“如果你上个月来问我,我会告诉你,开通的是火车票代售,而这个月是川航的积分消费。”

  比起台湾7-ELEVEN多达600种的增值服务,内地便利店还有很大空间,除公共事业缴费,它们也不断尝试新玩法。在红旗连锁中华园店有一台“验酒机”,能验别五粮液的真假。红旗甚至认真研究过给电瓶车充电的可能性,结论是目前不太现实。但苏果便利店就推出了给电动车充电的服务。

  苏果还打算效仿台湾7-ELEVEN,把所有服务项目整合在一个平台上,与拉卡拉合作打造一个便民品牌,统一服务标准,减少人力成本。马嘉畔嘈牛未来盈利点肯定也会增加。

  “便利店是很多碎片化服务的集合,任何一个碎片服务本身的价值都不足以支撑其经营,但当很多相关性的服务聚合起来时便会产生一种长尾效应,这时才有利可图。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龚涛总结说。

  学咖啡馆“卖关系”

  庄静如去年曾碰到一件趣事,这位台湾7-ELEVEN公关事务部负责人走进台北一家7-ELEVEN时,发现一位大陆游客在座位区神态焦急地独坐许久。她跑过去询问,这位男子却反问她,“怎么还不拿菜单?”原来,他把便利店当成了餐厅。

  事实上,出现这种变化并不为奇。近两年,为方便顾客就餐,台湾7-ELEVEN90%的门店设置了座位区,很受欢迎。

  在便利店的发展史上,有关“吃”的产品和服务一直是创新的重中之重。便利店希望自己向星巴克的“第三空间”学习,从卖商品到卖服务,到“卖关系”。而联络人们关系的最好方式是边吃喝边交流,这是互联网永远无法取代的。台湾便利店从业人士曾直言不讳,“我们就是要成为消费者生活的中心。”这难道不是电商们的终极梦想吗?

  本质上,便利店和星巴克有异曲同工之妙,追求的是一种熟客文化。通过亲和力把顾客黏性变成消费力。成都红旗连锁片区经理余天鹏表示,在中华园店一天两千多的人流量中,至少有一半是老顾客。他甚至能准确叫出不少人的名字。如何增加与消费者的互动,也是未来便利店发展的核心问题。